清代才子袁枚嘗“天下名茶”

    清朝有個著名才子袁枚,號簡齋、隨園老人,浙江錢塘人。袁公不僅詩文俱佳,而且嗜成癖,尤其善于分析各地茶性茶質,品點“天下名茶”。

袁枚風流倜儻,豐神溢采,被譽為性靈派代表,人稱其“東南風月盟主”。袁枚雖任過江寧等地知縣,總認為閑情逸致是生活,野云騰鶴才自由,由此辭官閑居江寧隨園。

品嘗“天下名茶”是袁枚的心愿,何種佳茗才能讓他看上眼?在他眼里,杭州的龍井茶清香,太湖陽羨茶清味,是天下的上上名茶。

然而,御封的大紅袍巖茶,還是萌動了袁枚的饞茶之心。尤其是乾隆皇帝喜好武夷巖茶,贊其“更深何物可澆書,不用香醅用苦茗。建城雜進土貢茶,一一有味須自領”。袁大才子在隨園老家便閑不住了,前往躍躍欲試。

“簇簇青芙蓉,對面開千朵。頗似武夷君,著渠來迎我。”武夷山脈碧水丹山,風景如畫。乾隆51年(1786)的秋天,袁枚過柘溪,經浦城縣古樓鄉進入崇安(今武夷山)。他邊賞山戲水,邊訪名茶。

一路美景,袁枚來到幔亭峰天游寺。住持聞知江浙著名文豪來到,十分高興,親出寺院迎接,以示敬慕。

住持沖沏本寺的巖茶,斟盞獻上,袁枚怕味苦,接了又隨手放在茶幾,含笑拜問:“茶圣陸羽的《茶經》為何沒有提及武夷巖茶?蔡襄相的《茶錄》記載武夷茶又有何據?”住持聽后微微一笑,不作回答,起身再捧盞時,卻吟誦了宋代林逋的一首茶詩:“石碾清飛瑟瑟塵,乳香烹出建溪春。世間絕品人難識,閑對茶經憶古人。”

袁枚聽詩后接盞而飲,頓覺茶味與前所飲的巖茶大不相同,雖有微苦但厚重,品第二口,喉嚨甘味始來,再飲第三口,心田里感覺絲絲香甜而驚奇:“喝巖茶,要懷茶情茗感嗎?”

第二天,袁枚順道到止止庵,道長以庵里巖茶獻上,慢品細咀間,對武夷巖茶的甘香格外親切。他放下原先對武夷茶的偏見,對閩人《茶錄》不再抱言過其實之嫌,虔誠問茶。道長坦誠而言:茶如人,地俗不同,飲法也不相同,茶的品種不一樣,品茶方式也不一樣。

漫游到天心永樂禪寺,袁枚讀著禪房里明代胡瀠的《夜宿天心》詩:“云浮山際掩禪院,月涌天心透客居。幽徑不寒林影下,紅袍味里夜可無?”如是,當方丈從禪房取小罐珍存的大紅袍,沸水高沖入壺,獻盞而上時,他先聞其香,再試其味,徐徐品啜,立感通體舒暢。嘗笫二盞時,便覺舌腭余甘,煩躁頓無更覺武夷巖茶既具綠茶的清香,又有紅茶的醇綿。再飲時,味厚韻長,心曠神怡。

此后,袁枚評天下名茶時,實事求是地把武夷茶排在首位。他說:“嘗盡天下名茶,以武夷山頂所生,沖開白色者為第一”。他的《隨園詩話》:“余向不喜武夷茶,嫌其濃苦如飲藥。然丙午秋,余游武夷,到幔亭峰天游寺諸處,僧道爭以茶獻。杯小如胡桃,壺小如香椽,每斟無一兩,上口不刃遽咽,先嗅其香,再試其味,徐徐咀嚼而體貼之,果然清香撲鼻,舌有余甘。一杯之后,再試一二杯,令人釋躁平矜,怡情悅性,始覺龍井雖清而味薄矣,陽美雖佳而韻遜矣。頗有玉與水晶品格不同之故。故武夷享天下盛名,真乃不忝。”

袁枚為什么對武夷茶看法前后截然不同?一方山水一方茶,愛茶惜茶的他,終于明白飲茶也要隨鄉入俗,武夷茶返璞歸真,甘薺相濟,須舍得功夫品飲,“徐徐咀嚼而體貼”,如“含英咀華”,方能品出武夷茶的巖骨花香,韻美清醇。

广东快乐十分一比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