揚雄,一杯純粹的清茶

    在漢賦寫作上可與司馬相如并稱為“揚馬”的揚雄被陸羽列入了《茶經》人物。有關他在茶方面最主要的事跡,就是他編寫了一本叫《方言》的書,書中有這樣的記述:“蜀西南人謂荼曰蔎。”雖然只有短短的8個字,但是它的意義卻是相當深遠的。

  不過,既然我們是要說《茶經》人物,還是把上面的這些放一放,先來說說揚雄其人吧。

  揚雄和司馬相如是同鄉,并深深仰慕他,連作賦的文風也是從他那里摹仿來的,他說:“蜀有司馬相如,作賦甚弘麗溫雅,雄心壯之,每作賦,常擬之以為式。”

  司馬相如是瀟灑的,官做得不爽就回家,因為他老婆的娘家有錢,物質基礎比較雄厚,精神追求自然就會成為生活的主要方面。而揚雄就沒這么好的運氣了。雖然在官場上始終不得意,卻還得硬著頭皮做下去,原因在他的自序中寫得很清楚:“家產不過十金,乏無儋石之儲”。一個生活在貧困線上的人,沒有一份穩定而且豐厚的收入顯然是瀟灑不起來的。

  不過,據《漢書·揚雄傳》載,揚雄雖家境貧寒,卻是王侯之后,為周王族支庶,亦為姬姓。揚雄先祖這一支居住在晉之揚,因此以揚為氏,經過種種變故,遷居入蜀,日益沒落,人丁凋敝,“五世而傳一子,故雄無它揚于蜀”。

  揚雄少時好學,“博覽無所不見。為人簡易佚蕩,口吃不能劇談,默而好深湛之思,清靜亡為,少耆欲,不汲汲于富貴,不戚戚于貧賤,不修廉隅以徼名當世。”后來經過同鄉楊莊的推薦,揚雄受到成帝的召見,并拜為黃門侍郎,也就是進入了官僚“預科班”。然而,在這個“預科班”里,他卻幾乎成了個畢不了業的留級生,除了在王莽初轉過一次官,做過十年中散大夫外,20年間未徙官!而皇帝召他的主要目的,也只不過是看中了他的文采,要他應命制作,就像徘優弄臣一樣?討個歡心罷了。好在他自己也沒有做官的意思,只希望領一份穩定的工資,以解溫飽問題。于是,皇帝下令永不奪俸,讓他終身享受政府津貼,還特許在國家檔案館(石室金柜)看書。正是有了這些條件,他才能夠創作出可與司馬相如比肩的漢賦,同時模擬《易經》作出《太玄》,模擬《論語》作出《法言》等,以及編寫出了我們在上面提到的《方言》,成為既是文學家、語言學家又是思想家的一代大儒。

  再回過頭來說《方言》吧。《方言》全稱是《輶軒使者絕代語釋別國方言》,它是一部記錄當時全國范圍內各地語言資料的工具書,有點類似于《爾雅》,是記錄當時語言文字的經典資料。揚雄在《答劉歆書》中說:“雄少不師章句,亦于五經之訓所不解。常聞先代輶軒之使,奏籍之書,皆藏于周秦之室。及其破也,遺棄無見之者。獨蜀人有嚴君平、臨筇林閭翁孺者,深好訓詁,猶見輶軒之使所奏言。翁孺與雄外家牽連之親,又君平過誤,有以私遇少而與雄也。君平財有千余言耳,而孺翁梗概之法略有。”其中的“輶軒之使”是指調查全國各地方言、習俗、民謠的官吏,周秦時代的每年8月,中央王朝都派出乘坐車輶車(一種輕便的車子)的使者到全國各地調查方言、習俗、民歌民謠,“以使考八方之風雅,通九州之異同,主海內之音韻,使人主居高堂知天下風俗也。”周秦既亡,輶軒之書散在民間。中土“遺棄無見之者”,但在邊遠的巴蜀還略存梗概,嚴君平有數千言,林間翁孺則其書略備。“揚雄聞而師之”。在被應召來到首都后,揚雄又堅持數十年親自訪求各地方言俗語,加以整理,編成了《方言》。這里面提到“蜀西南人謂荼曰蔎”,可見,茶的傳播范圍在當時已經相當廣泛了,至少在中土王公貴族中并不少見了,否則也無法用一個“荼”去解釋蜀西南人的蔎了。

  在政治斗爭復雜多變的西漢末年,揚雄有意識地回避政治,潛心學術,這樣的做法倒很有道家的風范,不過,更準確地說,揚雄的思想并不屬于道家體系,而是標準的儒家。道家清靜無為,求仙不死,揚雄說,長生“非人力所及”,求仙亦無益,“吾聞伏羲神農沒,黃帝堯舜殂落而死,文王畢,孔子魯城之北,獨子愛其死乎?非人力所及也。仙亦無益子之匯矣!”(《君子》)他說圣人的注意力在求知,不默念生死:“圣人之于天下,恥一物之不知;仙人之于天下,恥一日之不生。曰:生乎生乎,名生而實死也。”即使仙人能長生,但無所事事,雖生猶死。于是他明確地宣布:“有生必有死,有始必有終,自然之道也。”

  因此,如果站在揚雄的思想角度去看,茶可以是延年益壽、益智健腦的秘方,卻不是能讓人羽化成仙,甚至長生不老的良藥。茶的功能也是在“仁義禮智信”上,或者說在“德”上,是實實在在的,并不玄虛。綜觀揚雄一生,他自己無疑正是這樣一杯不加任何調料,純粹的清茶。

广东快乐十分一比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