浮生一盞茶

    少年時口味厚重,不喜歡飲茶。年近而立,味寡口澀,才偶爾在喝水時扔幾片茶葉,以改口味。
  對于茶,我并不陌生。故鄉有茶園,每年春到三月,村前山后采茶繁忙。從茶園摘下茶葉后,需要經過殺青、篩揀、揉捻、烘焙等工藝,才成茶品。新茶上火,一般會擱置半月后上市。
  茶道在中國源遠流長,傳至八方。飲茶養生乃中華傳統。《本草綱目》有載:茶,清頭目、醒昏睡、化痰消食、利尿止瀉。
  浮生若茶,殺青讓茶重生。重生對于茶就是一剎那,而對人可能需要消磨漫長的光陰。
  品茶頭件事聽茶聲,后才觀色,再聞其香。從小生活在茶園中,與父輩茶農們朝夕相處。這讓我堅信,茶不但有色有味,還有聲。在沖泡的那刻,茶葉遇水復活,這時近湊杯口,能聽到茶樹的春風谷雨聲,茶農的閑聊攀談聲,在杯中流轉呢喃。隨著茶葉復蘇、綻放,茶聲漸漸消失。
  茶,色翠綠,香如蘭,沒有酒的濃郁,不似水的平淡,寧靜中歸真生活。一壺好茶,能由內到外散發出持久的清香。口口與眾不同,充滿內涵韻味。
  做人亦如此,舉手投足間可窺探出品質氣度。高風亮節、坦蕩磊落之人如清茶,愈久彌香。在你逆境失意之時伸出援助之手,促你振奮;在你成功得意之際,敦促告誡,讓你清醒。
  茶可貴可賤,上能奉君,千金一兩;下可惠民,大碗分文。
  翻閱中國文化史,文人品茶各有考究和受益。蘇東坡講究器皿,注重水火,通過品茶溝通自然,內省性情。白居易品茶,洗滌苦悶,因茶而日益超脫。陸游以茶悟道,淡化功名,隨緣自適。
  人心亦如茶,從沸騰到溫和,最后冷卻。情緒初始,沸水沖茶,茶葉翻騰旋轉,似一顆浮躁之心。稍加時刻,再觀品,茶葉綻放,呷一口入喉,溫潤不燙,沁入心扉。擱置一旁不理會,水冷葉死,此時茶味寡然也。
  林清玄說:“生命沉苦時要加一點清涼的菊花,激越時要加一點內蘊的普洱;在苦中猶有向上的飛揚的心,在樂里不失去敏銳深刻的態度。這樣,生命的茶才能越陳越醇、越泡越香。”
  塵世碌碌,浮生一盞茶。于裊裊茶煙中梳理生活,凈心明智,何樂不為!

广东快乐十分一比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