李叔同與茶

在虎跑大慈山麓的青青翠竹之中,矗立著一座令人敬仰的舍利塔,這就是杭州市市級文物保護單位的弘一法師紀念塔。弘一法師,俗名李叔同,是近代史上才氣橫溢的藝術家,一代名僧,于詩、詞、書、畫、篆刻、音樂、美術、戲劇造詣皆深,對中國茶和傳統茶文化也有深刻的領悟。說來也巧,李叔同十八歲時,由生母做主與俞氏成婚。俞氏乃天津芥園俞家茶莊老板的寶貝女兒。 

1902年李叔同二十三歲時,由上海赴杭州鄉試,在杭州住了一個月光景。這是他第一次到杭州。這期間,他常去涌金門外茶館喝茶。

1912年8月,李叔同從日本留學回來不久,應浙江兩級師范學堂經亨頤校長之聘,來校教授圖畫、音樂。這次到杭州后一住就近十年。他的住處在錢塘門內,離西湖很近,常常獨自一人到靠近西湖邊的一個名叫景春園的小茶館樓上去吃茶。當時的錢塘門還有城墻,平時西湖邊非常幽靜,游人不多,他找了一個僻靜坐位,邊飲茶,邊憑欄觀賞西湖風景。閑暇時還坐船去湖心亭吃茶。一次,他約了夏丐尊師友去湖心亭。吃茶中夏丐尊師感慨地說:“像我們這種人,出家做和尚倒是很好的。”后來李叔同真的就循入了空門。那是1918年,李叔同三十九歲,在虎跑寺出家。在此后的二十多年僧侶生涯中,他對茶依舊留戀,情有獨鐘。

出家之后不久,得知摯友夏丐尊的父親仙逝,李叔同寫了一封信,為其設計了為其父送終的方式,特別指出:“由尊處命茶房一人布置伺候一切……靈前亦須上茶上供及香燭。”

李叔同晚年許多時間是在福建度過的。福建,茶山遍地,茶園景色宜人,他對這里生活的環境一往情深。與摯友往來時,多互贈茶葉。他曾委托覺徹師給性愿老法師送去書聯和安溪茶數盒,性愿也回贈上等好茶,回信時非常感激地說:“承賜佳茗,至感。”他也給豐德律師送過永春佛手包種茶等。茶成了他聯系友人和表示友誼的重要媒介。

李叔同漫漫一生,始終沒有離開茶。在他自感不久就要謝世的1942年10月,在泉州溫陵養老院給他的弟子劉質平的最后一封信中寫道:“君子之交,其淡如水,執象而求,咫尺千里,問余何適?廓爾亡言,華枝春滿,天心月圓。”這是他對自己平淡一生的總結。“君子之交,其淡如水”,或許是他從飲茶之中得到的體會。茶的平淡、樸實,也許就是他從中體味和執著追求的人生哲理和愿望。

广东快乐十分一比分